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打破玻璃天花板!拓展人脈讓「妳」升職加薪


  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常用來形容女性職業發展達到某種程度之後即會受限,為了打破這層隱形屏障,人們在社會做了很多努力,然而玻璃天花板背後,或許不僅僅是因為社會結構造成阻隔,先前研究發現,女性相比男性較不擅長利用工作人脈取得利益,以至於工作發展產生停滯。關於女性在專業人脈上的困境,為了詳細瞭解原因,德國歐洲商學院(EBS)海倫.根雷茨(Elena Greguletz)等人在2018年進行一個研究。

  研究者邀請37名高學歷女性參與研究,年齡介於31~63歲,這些女性皆在德國當地大公司擔任主管。隨後對這些女性進行一對一面談,利用訪談瞭解他們工作的真實狀況。面談中詢問他們以下問題,譬如:「你是否積極尋求維護和建立你的專業人際網絡?」、「你的專業人際網路與男性相比有甚麼不同?」

  最後利用軟體分析,提取出各面談紀錄中重複、關連度高的詞彙,分析發現女性專業人脈困境有關的詞彙,圍繞於四個主題「工作與家庭衝突」、「同性戀—身分的相異性」「關係道德」與「性別謙虛」,統整出專業人際困境的兩大原因:外在—結構排斥、內在—個人猶豫。


結構排斥(structural exclusion),又稱社會排斥,做為社會融合的關鍵,原本每個人都應享有平等資源,但某些人,或某些團體卻不能享用這些資源,這些人被阻隔及剝奪原本該享有的權利、機會和資源的過程就是結構排斥。

產生結構排斥(structural exclusion)的主因
女性受社會排斥而無法有效發展專業人脈,共有兩個原因,分別是「工作與家庭衝突」、「同性戀—身分的相異性」。

1. 工作與家庭衝突 (work-family conflict) 
  女性們撫養子女的責任,維護正常工作時間與家庭,對於擁有孩子的女性已經非常困難,增加額外的培養人際時間,工作與家庭之間的衝突將會更加嚴重。並且當兩者發生衝突時,女性可能會放棄發展工作,舉例來說,雖然小美內心願意擔任高級主管,但因為家庭的負擔,小美可能會拒絕升職,因為她不想在公司承擔更多的工作責任。

2. 同性戀—身分的相異性
  人們較願意與自己相似性較高的人相處,這樣的同質性不只簡化人際之間的溝通,也會促進關係間的信任,管理階級大多為男性的公司,不僅同性戀等少數族群身分會被排斥,女性族群即會被有權男性的非正式社交圈排除,導致在工作指導、同事的支持以及晉升等方面處於不利地位。

產生個人猶豫(personal hesitation)的主因
引發女性個人猶豫,導致無法有效利用專業人脈的情形,有兩種原因,分別是「關係道德」與「性別謙虛」。

1.  關係道德(relational morality)
  專業人際網路可說是種「商業友誼」,當利益與情感結合,將形成某種程度的心理障礙。然而相比男性,女性較重視社交性,大部分的受訪者皆認為:「她們有道德義務來培養與低階員工建立關係,以支持和指導他們」於是當友誼遇上利益,女性對於友誼的概念更有可能變得模糊,在道德上產生骯髒感
  此外,女性在關係中背負較多社會期待,她們被希望扮演重視關係、無私、關懷的角色,因此在社會期待的影響下,女性會更加重視與下級的關係反而喪失跟上級的接觸機會

2. 性別謙虛(gendered modesty)
  從現象來說,在展現專業能力的場合中,女性較男性易低估自己,擁有較低自信,相比男性也較無動力證明自身價值,即便男女在成就測驗上表現成果一致,女性仍然可能低估自己
  並且,為了自身利益主動推銷自己,功利關係的特徵與女性刻板印象相反,因此當女性在台上進行演說等自我推銷,可能須負擔某種成本,譬如:不像典型「女性」、不討喜可愛。隨著性別規範變得強烈,女性就愈不容易展現自身長處、自信也較低,失去與專業人脈連結的機會。

  雖然在各種因素影響之下,女性變得較不擅長利用工作人脈取得利益,導致發展受限。但值得慶幸的是,雖然我們無法瞬間改變世界,但隨著社會的進步,女性逐漸打破隱形的屏障,成為各界的高階人員。由自身開始做起,想要擁有更多的發展機會,女性同胞們,提升自己的自信吧!不要懷疑自己,勇敢相信自己有足夠的能力進行更高的工作,雖然與下屬之間的關係很重要,但也別忘記多與上司交流,勇敢展現自己,只要不放棄,外界會看見你的努力和成果的!



/ 高雄醫學大學 心理三 蔣采慈

參考文獻/ Elena Greguletz, Marjo-Riitta Diehl, Karin Kreutzer. Why women build less effective networks than men: The role of structural exclusion and personal hesitation. Human Relations, 2018; 001872671880430 DOI: 10.1177/0018726718804303

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不是你不好,是你低估自己的第一印象!






「完蛋了,到底要聊什麼
「不知道要回什麼,他會不會覺得我很笨
「這麼尷尬,他會不會覺得我很無聊
「天啊,我真的很難聊欸
第一次見面,又讓你莫名緊張?是不是常在見面完對自己失望?
害怕對方對自己不感興趣,又或是怕自己做了什麼大扣分的事。
如果你還在為這些事煩惱,別怕,讓梁靜茹給你勇氣,再送你一首安可曲:「我想說其實你很好,你自己卻不知道!」

第一次和不熟的人互動時,有這種擔憂的你其實並不孤單,有一種現象時常存在於初次見面的場合,稱為喜好差距(liking gap),就是人們往往低估對方對自己的好感。而康乃爾大學的心理學家為研究喜好差距(like gap)設計了五個實驗:

第一個實驗找了互不相識的36名成年人,相同性別的兩人為一組,請他們交談五分鐘,時間一到,帶他們到不同隔間填寫量表,分別測量他們對彼此的好感,並猜測對方對自己的好感。
結果發現,參與者對「對方的好感」顯著地高於「猜測對方對自己的好感」,也就是參與者顯著地低估對方對自己的好感程度

第二個實驗找了互不相識的84名成年人,除了進行相同實驗,還請參與者記錄對方在過程做出哪三件讓自己印象深刻事情,還有自己做出哪三件讓對方印象深刻的事,並為每件事評分(形成好的印象或壞的印象)
結果跟第一個實驗一樣,喜好差距確實存在,並且發現他們比較注意「自己做的壞事」,以及「對方做的好事」。

第三個實驗找了不相識的102大學生,這次他們可以自己決定時間長短(1-45分鐘,但他們參與實驗的時間都是一小時),結束對話便被帶到不同隔間填寫量表。
結果發現,雙方對彼此的好感度會隨著時間增加,且不論對話時間長短,參與者都會顯著地低估自己在對方心裡的好感程度。

第四個實驗找了59組參與社區裡的工作坊互不相識的人,給他們五分鐘介紹自己,最後評量「對方是不是有趣的人」、「在對方心裡,自己是不是有趣的人」。
結果發現,參與者顯著地低估了自己在對方心裡的好感程度

最後一個實驗找了120位大一新生,每隔1-3個月測量一次他們對彼此的好感,觀察他們跟室友從陌生到熟悉過程喜好差異的變化。
結果發現,參與者前八個月顯著地低估了自己在對方心裡的好感程度,但喜好差異在第八個月消失

綜合以上結果,不論是在實驗室裡進行的實驗,或是在一般社區裡的社交互動,都存在著喜好差距。人們傾向於注意自己的缺點,像是覺得自己找不到話題、講話很乾、都在硬聊等等,進而認為對方也這樣想自己,於是默默扣自己分數 ,造成面對新面孔時,一次比一次焦慮。

如果你還在為進入新環境擔心,害怕第一印象毀在自己手上,或許可以多把焦點放在自己的優點,獨一無二的你並不會比人差,就算慌張找不到話題,也可能因此讓對方發現你可愛的一面唷!

跟我念句話
孩子你是最棒的
重重重複這句話
孩子你是最棒的

文/高雄醫學大學心理三 黃宥瑋
圖/<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group-of-business-people-showing-thumb-up-sign_3143340.htm'>Designed by Freepik</a>
參考文獻/Erica J. Boothby, Gus Cooney, Gillian M. Sandstrom, Margaret S. Clark. The Liking Gap in Conversations: Do People Like Us More Than We Think?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18; 095679761878371 DOI: 10.1177/0956797618783714
歌詞/
梁靜茹-暖暖

Yamy、陳芳語、吳映香、李子璿、許靖韻、鹿小草-別人家的小孩

2018年11月26日 星期一

常常被關懷的人最幸福嗎?你「認為」自己有沒有被關懷才是關鍵


人生旅途中,面對的往往不是筆直向前的大道,而是崎嶇蜿蜒的小路。小路上偶爾顛簸、偶爾平坦;偶爾被荊棘刺傷、偶爾有花草相伴。雖然自己的道路只有自己能走,但路上總少不了別人的支持、關心,帶給我們勇敢探索的力量。也因此「人際支持」一直是心理學家很感興趣的議題。有趣的是:人際支持不只要看一個人實際上受到多少幫助、有多少親近的朋友等等,更要關注一個人認為自己被關懷的程度。也就是說,「主觀感覺」比起實質上受到的幫助,更能預測一個人的幸福感。除了幸福感之外,主觀感受到的支持還能帶來哪些影響呢?讓這篇加州大學的研究告訴你。

減少煎熬等待帶來的痛苦:主觀支持感有助於增加正向情緒、提升睡眠品質
無論是等待大考成績、面試結果、疾病篩檢報告、甚至是選舉公投結果,這之中的不確定性總是讓等待過程煎熬難耐。在得到確定的答案之前,相信大部分的人都無法克制自己不去擔心、不去猜測結果到底會是什麼吧!心理學家找來230位法學院畢業生,研究他們從考完律師資格考一直到結果出爐,四個月之中的焦慮程度、正負向情緒、伴侶支持程度等等。研究者有三大發現:
一、擔憂和焦慮在四個月之中的強度整體呈現倒U的趨勢。在剛剛考完資格考、以及考試結果出爐前夕的擔憂焦慮程度最強,並不是持續不變的一直線。
二、主觀認為伴侶有給予支持的法學院畢業生們正向情緒更多、睡得更好。比起認為沒有受到伴侶關心的畢業生們,覺得有受到關心的畢業生們在等待過程中心情調適較佳。
三、對考試結果樂觀的人更傾向於認為伴侶很關心他們、有給予支持。反之,預期自己一定不會通過資格考的畢業生們,傾向認為伴侶沒有幫助他們調適心情。

相信大家都聽過沒有期待就沒有傷害如此一說。可是研究者發現對考試結果抱持低期望的畢業生們,不但等待過程中焦慮程度較高,也認為伴侶沒有給予適當的支持陪伴。因此抱持低程度的期待,雖然能預防結果不如預期時的失落感,但低期待也會使漫長的等待過程更難受啊!

由於這篇研究本質是相關研究,我們並不能從研究結果斷定到底是樂觀等待導致容易發現伴侶的關懷?抑或容易發現伴侶關懷導致會樂觀等待。這種雞生蛋、蛋生雞的疑問,需要未來更多的研究、使用不一樣的研究方法才能釐清囉。

主動發現身邊人的關懷,等待更輕鬆
               下次遇到有不確定的結果、需要等待的時候,不妨花點時間想想身邊伴侶、家人給了哪些關懷吧!說不定會發現之前沒注意到的關心和溫暖呢。帶著這份溫暖繼續等待,無論最後結果如何,不要讓漫長的擔憂消磨掉身心健康啊。

文/高雄醫學大學心理三 陳榕婕

圖/<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vector/characters-of-people-holding-heart-shapes-illustration_3046729.htm">Designed by Rawpixel.com</a>

參考資料/Dooley, M. K., Sweeny, K., Howell, J. L., & Reynolds, C. A. (2018). Perceptions of romantic partners’ responsiveness during a period of stressful uncertain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18年11月25日 星期日

單身 ≠不夠好! 一起來了解單身優勢




 每個人的一生之中,一定都會經歷過單身的時光。

      由於經濟、社會文化、個人價值觀的變遷等等因素,單身人口日益增加。根據內政部2017年的統計,台灣20歲以上至40歲以下的適婚人口中,高達440萬人未婚,佔全台灣總人口數近兩成。當我們為單身狀態時,可能都曾被身旁的人詢問以下類似的問題:「你談戀愛了沒」、「你想要幾歲結婚、生小孩?」或是「要不要我幫你介紹對象啊?」等等。彷彿有伴侶是必須的,而單身只是一個人生的過渡期。然而,單身意味著正處在一個不夠好的狀態嗎?

      2016年,在美國心理學會第124屆年會上,心理學家Bella DePaulo博士發表演說,她說道:「當我們全神關注於寂寞的危險,可能因此掩蓋、模糊了孤獨的深遠好處。」Spielmann等人(2013)的研究也發現:「人們對單身的恐懼會真切的影響我們的行為和選擇,如『口頭上講究,行為上將就』,降低自己擇偶的標準,把更多人列為潛在的發展對象。」DePaulo博士回顧許多過往的相關研究,她發現多數的研究並沒有深入了解單身人士,而是將他們作為對照組來了解已婚人士及與婚姻相關的議題。她認為該是時候更準確地描繪單身人士和單身生活,認識單身族群的優勢。

      單身時,我們能將更多的心力與時間投注於「自我探索與發展」上,學習著如何更好的照顧自己、與自己相處,進一步沉澱與成長。關注單身人士的研究中,揭示了關於「充實的單身生活」的發現。例如:在比較單身人士和已婚人士的研究中,發現單身人士具有更高的自我意識,他們更有可能經驗到「個人的持續成長與自我發展的感覺」。單身人士比已婚人士更重視有意義的工作。另一項了解終身單身人士的研究也發現,「自給自足」對單身人士是有益的,他們越自給自足,就越不可能經歷到負面情緒。DePaulo博士表示:「對於已婚人士來說,此情況恰恰相反。結婚可能使人變得孤立。」有一項研究也發現,單身人士與父母親、兄弟姐妹、朋友、鄰居和同事之間的聯繫更加緊密。綜合眾多研究的結果可以發現,單身人士可能比已婚人士擁有更豐富的社交生活與心理層面的成長。

      DePaulo博士並沒有聲稱單身狀態比已婚狀態更好。她表示:「美好的生活並沒有一個標準的藍圖。重要的並不是其他人正在做什麼,或其他人認為我們應該做什麼,而是我們能否找到適合的地方、空間及人際圈,擁有好的生活。」


 /高醫心理碩一   蕓甄

圖/https://www.popdaily.com.tw/article/3852?fbclid=IwAR1cBjRffSZ0kJt4-NzoGXk59y5QezJ4zc9tqy6ks-TAYlErG8-EajgmGgc


參考資料/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2016, August 5). Psychologist reveals science behind a fulfilling single life: Single people have richer social lives, more psychological growth than married people. ScienceDaily. Retrieved November 25, 2018 from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6/08/160805230104.htm

是臉書還是臉輸?是IG還是哀居?研究證實:社群軟體讓你更加憂鬱孤寂


雖然有關社群軟體導致人們心情低落,甚至是提高自殺可能性的說法早已流傳多時,但這兩者之間的因果關係卻始終沒有被實驗證明。

而最近賓州大學的研究,以實驗數據證實社群軟體的確與主觀幸福感下降有明確關係,此份研究成果也將由心理學家Hunt博士發表在十二月的《社會暨臨床心理學期刊上》。

Hunt博士表示他們的研究相較於以往的研究更加嚴謹與實際,畢竟在以往的研究中,對於受試者有許多不合理的要求,例如要求受試者會被要求完全不使用社群軟體,或是只能在實驗室當中工作少於一小時的時間,這些要求都與實際的生活方式相違背

而在Hunt博士帶領的實驗中,一開始先要求1431822歲的大學生,在研究開始前完成一份問卷,並以此來了解他們的心情與主觀幸福感的狀況

此外,他受試者被要求提供其手機軟體電量暨時間截圖,以供實驗者理解他們社群軟體的使用狀況接下來受試者會被隨機分配到實驗組與對照組:對照組維持原先社群軟體使用的習慣;實驗組每天可以個別花10分鐘使用FacebookSnapchat以及Instagram

在接下來三周的時間當中,每周受試者回傳截圖,而這些資料由Hunt博士以七個面向來分析,其中包含害怕失敗(fear of missing out焦慮、憂鬱以及孤寂。

而實驗結果也的確顯示,減少社群軟體使用時間使憂鬱與孤危感明顯減少,Hunt博士也認為最起碼減少社群軟體使用時間是有害無益

回顧過往文獻,Hunt博士解釋到:「當你看到Instagram上其他人的po文時,你很容易以為大家都過得很好

雖然此研究並未提出最佳使用時間,以及約會交友軟體在內的其他社群軟體是否會造成相同的效應,但Hunt博士的研究的確在提醒大家減少使用社群軟體,增加與人實際互動以減緩憂鬱孤寂的作用上,有點醒的效果

文/中山外文碩二 黃中泰 

參考資料:
Melissa G. Hunt, Rachel Marx, Courtney Lipson, and Jordyn Young (2018). No More FOMO: Limiting Social Media Decreases Loneliness and Depression. Journal of Social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e-View Ahead of Print.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018, November 8). Social media use increases depression and loneliness, study finds. Science Daily. Retrieved November 25, 2018 from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8/11/181108164316.htm

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腦中風防範的催化劑-樂觀

人人都不希望是自己!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2018) 報導指出:臺北市立關渡醫院陳昌明院長強調,只要保有良好生活習慣與健康管理,瞭解自己中風的危險因子、掌握好自己中風發生機轉,規則服藥、定期追蹤,「80%的中風」都是可以預防的!

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全民健康保險醫療品質資訊公開網(2018) 報導指出:依據衛生福利部104年十大死因統計顯示,腦血管疾病為國人10大死因的第3位,平均每47分鐘就有1人死於腦中風,統計結果也顯示60-79歲是中風發生率最高的年齡層(40.7、48.5/每10萬人)。

腦中風是一種急症,若不即時接受適當有效治療,將造成中至重度殘障的後遺症,生活無法自理,需要他人協助才能完成基本的日常生活,例如吃飯、穿衣、洗澡、走路等。後續頻繁的就醫也造成照顧者及家庭經濟沈重的負擔,嚴重影響生活品質。

如此令人震驚的事實,為何我們的防範卻如此漫不經心?

美國心臟協會雜誌(2011) 報導指出:之前的研究已發現樂觀的態度,與促進心臟健康和增強免疫功能以及其他積極的保健效果有關。而這是第一次發現到中風與樂觀之間的相關性。

在一個全國抽樣6, 044名50歲以上的成年人,將他們用總分16分的樂觀測驗來評分後,再追蹤超過2年的研究中,發現每增加1分,急性中風的風險能降低9%。

密西根大學的研究者(同時也是臨床心理博士生) Eric Kim指出:「從研究中顯示,能期待生活中更美好的人,他會積極地採取措施來促進健康維護!」「在2年的追蹤中,樂觀似乎對中風造成迅速的影響。」 

他解釋說,樂觀的保護作用,可能是它促進了人的保健行為,如服用維生素、選擇健康的飲食和運動等。也有其它的研究證明正向思考,也對生理上產生了好的影響。 

這些研究成果,雖說是其它國家的在地研究,但也對我國這麼高的中風發生率提供了很大的參考價值。 

心理學家Seligman,在多年「習得的無助」研究中發現,樂觀是可以學習的!樂觀不是僅受到天生基因所限制的!

所以光知道腦中風的風險,不一定讓我們有保健的行動,若我們能學會樂觀的態度來看待這件事,才能促進或持續產生保健的效果喔!

我們一塊來學習樂觀吧!

 文/高醫心理碩一 林培雄

參考文獻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2018) 。國人十大死因第4位-「中風」 自我健康管理 80%可以預防。2018年11月11日,取自http://www.redcross.org.tw/mobile/home1_view.jsp?dataserno=201804230001

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全民健康保險醫療品質資訊公開網(2018)。認識腦中風。 2018年11月11日,取自https://www1.nhi.gov.tw/mqinfo/Content.aspx?List=1&Type=Strok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2011, July 22). Optimism associated with lower risk of having stroke. ScienceDaily. Retrieved October 31, 2018 from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1/07/110721163025.htm

2018年11月12日 星期一

【正心專】親子和樂 必先同「樂」


 
王老先生有塊地 依呀依呀喲喲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回想有多少耳熟能詳的兒歌,是爸爸媽媽在你小時候,拗不過你率真的要求,一遍又一遍的唱給你聽,甚至是一塊兒大合唱呢?絕對想不到這麼簡單日常的親子活動,可能正是造就你們當今親子關係好壞的一大原因!
   
        Wallace and Harwood (2018)在這議題中研究了關於兒童至青少年期間,親子音樂活動的經驗,對於日後親子關係是否有明顯影響。該研究蒐集了157位平均為21歲的年輕人,他們回憶兒時與父母一起聽音樂、參加音樂會或者是演奏樂器等活動的經歷。
   
        整理了這些資料,研究者控制了成長過程中其他可能影響的因素,確定了同」有此獨特效果。 對於兒童來說,音樂活動相當普遍,唱著搖籃曲、童謠。 Harwood表示對於青少年來說,卻不常有這種機會,若在青少年期間有此經驗,它的效果則會特別明顯高於兒童期。

        而究竟為什麼如此神奇呢?他們也提出了兩個可能原因,分別是提升了人際協調和同理心。

一、人際協調當人們一起聽音樂或者演奏時,會產生同步的現象,雙方會藉由音樂產生共鳴,進而發生些共同行為,比如歌聽著聽著,大家便不由自主地引亢高歌、手舞足蹈起來,活脫脫像是個家庭演唱會似的。

二、同理心:許多研究也指出,能透過音樂喚起情緒,甚至是同理以及同情心。更不用多提此效果了,否則情歌怎麼會如此觸動人心呢

        綜上述所提,我們可以知道親子共同進行音樂活動,尤其使青少年期間,能有效提升親子間的人際品質,而很大的原因認為是互動中提升了雙方的人際協調以及同理心。這項結果也可以解讀為,同」不一定要正式的玩音樂,單單共賞音樂便能夠有效果,更重要的是父母和孩子在進行其他親子活動時,能積極的參與和互動,才是這提升親子關係品質的關鍵

        因此,當輪到我們為人父母,苦惱及不解孩子的叛逆時,先試著與他們」吧


/高醫心理碩一 楊鼎宇

參考文獻

Wallace, S. D., & Harwood, J. (2018). Associations Between Shared Musical Engagement and Parent–Child Relational Quality: The Mediating Roles of Interpersonal Coordination and Empathy. Journal of Family Communication, 18(3), 202-216. doi:10.1080/15267431.2018.1466783